不再有痛苦和憂傷

送走二零一四年,只在歲月銅鑼灣 Hair salon的風景盡頭輕輕地一揮手說聲再見,含情脈脈地和羊年緊緊相擁。新年的 第一天,我小心翼翼地剪一段二零一四年的光陰,獨倚在三陽開泰的一角看羊年淺淺的流雲,拂過梅林歲月的那道天際,聽乍冷還寒中啾啾的鳥語,在新年新氣象的 窗外淺吟低唱。清晨的陽光靜靜地灑在我窗櫺邊的書桌上,明亮的光影裏有成千上萬的塵粒在瀟灑地飛舞,迴旋。我伸出雙手,想滿懷幸福地去抓住風過…

続きを読む